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前沿关注 >

“迈向30·60”|商道纵横郭沛源:企业要做好“碳预算”,管好“碳足迹”应对气侯变化,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一个关系到全

发布时间:2021-04-29 15:24 来源:中国报道

应对气侯变化,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一个关系到全人类可持续发展的重大话题,需要全球同心协力、携手应对。

4月2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以视频方式出席领导人气候峰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时指出:“去年,我正式宣布中国将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是中国基于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责任担当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中国承诺实现从碳达峰到碳中和的时间,远远短于发达国家所用时间,需要中方付出艰苦努力。”

中国的碳达峰、碳中和承诺将如何改变中国、深刻影响世界?中国企业迈向碳达峰、碳中和目标面临着哪些机遇与挑战?还有哪些需要抓紧解决的短板与难题……针对这些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话题,《中国报道》记者对长期研究碳达峰、碳中和问题,中国领先的企业社会责任(CSR)领域的独立咨询机构——商道纵横共同创办人兼总经理郭沛源进行了专访。

《中国报道》:去年以来,很多中国企业宣布启动碳中和规划,提出零碳目标,推动绿色低碳转型。您认为,对于中国传统行业企业而言,迈向碳达峰、碳中和目标面临着哪些机遇与挑战?

对企业来说,应对气候变化、实现碳中和既是挑战,也是机遇。从挑战角度看,气候变化和碳中和相当于为企业发展提出了新的约束因素,也就是碳排放量。这个约束因素是企业以往所不熟悉的,但它确实影响到企业经营:如果碳排放过多,以后可能就会面临更高的经营成本,甚至可能会面临限产停产的困境。它就好比一种预算约束,预算用完了就会产生赤字。因此,也有人将之称为“碳预算”。

从机遇角度看,如果企业能够把“碳预算”管得很好,那不仅不会产生赤字,还可以有盈余。如果有碳交易机制,这部分盈余就可以拿到碳市场来“换钱”;哪怕不参加碳交易,如果企业能用更低碳排放换取同等的产值,可能也会更能获得客户青睐。因为有的客户会计算产品“碳足迹”,这个“碳足迹”是要追溯产品全生命周期的。

此外,对一些企业来说,它的产品和服务还能帮助其他企业和非企业机构减少碳排放,早日实现碳中和目标。譬如,电信公司可以通过通信技术帮助交通运输行业实现更有效率的信息化车辆调度,提升车辆运行效率,减少单位产值的碳排放。毫无疑问,在迈向碳达峰、碳中和的路上,这样的产品和服务将会迎来更广阔的市场。

总之,对中国传统行业企业来说,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挑战与机遇并存。不同行业、不同企业宜结合自身业务特点,制定有针对性的应对策略。这是有经验可循的。大约10年前,我们编写了《碳监测的商业价值白皮书》,系统地阐述了企业如何通过碳监测、设定目标、信息披露、业务创新等步骤有效应对气候变化。

(来源:商道纵横,CDP,芝加哥气候交易所 《碳监测的商业价值白皮书》,2010)

《中国报道》:在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和要求之下,能源结构调整变得极为重要。您认为,中国的能源企业在这方面当务之急是做哪些工作,目前还有哪些需要抓紧解决的短板和问题?

要实现碳中和目标,首先要调整能源结构,逐步降低甚至放弃化石能源。以往,当我们更关注空气污染防治的时候,主要是减少煤炭石油在城市中的利用。但从应对气候变化角度,天然气这样并不造成空气污染的化石能源,也是要弃用的,因为天然气燃烧同样会排放二氧化碳。因此,2060年之前,逐步调整一次能源结构,大幅提升太阳能、风能、水电等不排放二氧化碳的可再生能源就显得尤为关键。

目前,最大的挑战是我们一次能源中的化石能源特别是煤炭的占比很高。要把这个占比压下来,不能一蹴而就,要掌握好节奏。太慢固然不行,太快可能也会造成问题,特别是容易导致能源供应不足,影响人们的生产生活,或是造成化石能源相关企业陷入财务困境,影响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

另一个挑战是要为低碳转型筹集资金。据估算,实现碳中和可能要超过100万亿人民币的资金投入。这些资金要通过多渠道、多形式筹措。去年,生态环境部等五部委联合印发《关于促进应对气候变化投融资的指导意见》,指出了两条主要路径:一条是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与外资进入气候投融资领域,包括激发社会资本的动力和活力、充分发挥碳排放权交易机制的激励和约束作用、引进国际资金和境外投资者;另一条是引导和支持气候投融资地方实践,包括开展气候投融资地方试点、营造有利的地方政策环境、鼓励地方开展模式和工具创新。

《中国报道》:既然实现低碳转型要那么多资金投入,那么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应该在碳中和中扮演什么角色呢?

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在碳中和目标下,主要发挥两种作用。一是为低碳融资,通过绿色信贷、绿色债券、ESG投资基金等产品创新,在市场上募集资金,投入到应对气候变化的用途中。二是做好气候变化的风险评估工作,通过压力测试、情景分析等方法,量化评估气候变化造成的资产风险。

不管是上述的哪一种,从结果上看,金融机构都会逐步实现“脱碳(Decarbonization)”,即降低金融机构持有或管理资产的碳排放。用一个通俗的金融术语来表述,金融机构“脱碳”就是“绿化”资产负债表。

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提出后,越来越多金融机构开始加入脱碳议题的讨论,有的甚至提出金融机构碳中和的目标。根据金融机构的业务特点,金融机构碳中和也可以分为自身碳中和与业务碳中和两部分。自身碳中和聚焦办公运营所产生的排放,业务碳中和聚焦金融资产所产生的间接排放,如商业银行信贷客户的排放、资管机构被投机构的排放。前述的金融机构脱碳,就是指金融机构的业务碳中和。从实质应对气候变化的角度来看,金融机构脱碳(业务碳中和)比金融机构自身碳中和价值更高,难度也更大,所需要的时间也更长。

《中国报道》:在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方面,您认为中国企业需要做哪些努力?

碳排放交易市场(简称碳市场)是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重要政策工具。中国目前正在抓紧建设全国统一的碳市场,预计今年6月,全国碳市场将在电力行业中先行先试。作为首批纳入试点的电力企业,要提前做好应对,特别是熟悉交易规则。其他碳排放较大的行业,如钢铁、水泥、化工、建筑等,虽然这次并不是试点范围,但也有必要做好准备。

从国际经验看,碳市场是十多年前企业应对气候变化的第一轮浪潮的特征。那一轮浪潮主要由《京都议定书》驱动,人们对碳市场寄予厚望,认为通过“配额-交易(Cap-and-Trade)”的方式可以高效促进企业减碳。2008年金融危机的来临,让人们认识到碳交易市场的缺陷:没有人能准确预测市场,因此人为的配额设定可能失当;当金融危机发生时,经济下滑导致配额过剩,引发碳价暴跌、市场失灵。这让企业应对气候变化在2010年之后陷入低潮,直到最近的第二次浪潮。

这次浪潮是由《巴黎协定》驱动的。我认为这次浪潮不是第一次浪潮的简单重复,会呈现出不一样的特点,核心区别可能是碳价格形成机制的不同:第一次浪潮是用碳市场来发现碳价格,这一次很可能是用金融市场来发现碳价格。所谓用金融市场来发现碳价格,即通过资本市场体系和银行信贷体系将碳价格(成本)体现到融资成本中。具体体现为:一些资产所有者和资产管理公司开始计算资产组合的碳强度,更激进的投资者开始拒绝买入化石能源资产;一些商业银行也开始减少或退出与高碳企业的业务合作。这样一来,低碳业务占比较多的企业就更容易获得投资者和银行的青睐,融资成本也会相对下降。中国企业要看到这一点,不要以为只要不在碳市场试点范围内,就不会受到碳价格的影响。

《中国报道》:中国和美国关于气候变化方面的对话与合作,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有着怎样的意义,对中美气候变化合作前景您怎么看?

中美两国都是碳排放大国,双方的对话与合作对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至关重要。与特朗普政府相比,美国拜登政府对气候变化持积极应对的态度,为中美气候变化合作创造了可能。不久前,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与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在上海会谈,并在会谈后发表了中美应对气候危机联合声明。

关于这份声明,值得中国企业关注的主要有两个方面。首先,联合声明的措辞用的是应对气候危机,而不是应对气候变化。尽管只是一词之差,但也足以清楚地表达中美对气候问题的高度关注,双方都应对气候变化行动具有严峻性、紧迫性。对中国企业来说,这就意味着应对气候变化不是可做可不做的事情,而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其次,中美两国在声明中承诺,在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COP26)之前,双方制定各自旨在实现碳中和/温室气体净零排放的长期战略;并在COP26前后,继续讨论21世纪20年代的具体减排行动。有了这样的战略及行动的磋商,中国企业(也包括美国企业)就能更好地对照国家行动,制定自己的行动。

关于中美气候变化合作前景,我认为是总体向好,但也会有局部曲折。总体向好主要是因为两国政府都认可巴黎协定所规定的目标,大方向是一致的。局部曲折是因为两国在一些问题上仍会存在分歧,两国的贸易摩擦也会对气候变化合作造成影响。

END

撰 文: 王 哲

排 版: 姜倩雯

策 划: 刘 莉

邓雯洁

监 制: 黄传斌

总 监 制:陈 实

企业外宣智慧传播工作室

出品

 

分享到:0

责任编辑:邓雯洁

首页新闻中心高峰论坛智库研究企业案例企业交流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中国报道杂志社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311号 电子邮件: chinareport@foxmail.com 法律顾问:北京市善邦律师事务所 贾敬伟 施晓群

电话: 010-68995855/68995939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 189号 京ICP备08103425号-5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508